31岁单身女,放弃稳定高薪北漂创业,到底值不值?

2017-11-06
位于北京中关村的西北角,有一条全国生命力最旺盛的街道——中关村创业大街。

在这条不足300米的街道上,每天来往着无数的创业者、投资人,他们聚集在这里找资金,找项目,寻觅那个万一实现了的梦想,追逐那一个亿的小目标。


活跃在这条大街上的,还有多家创业咖啡馆,它们给创业者提供了低成本的交流、办公和休息场所,是每一个来到这条大街上的人都必去造访的景观。其中最受创业者热捧,被奉为创业者圣地的是“车库咖啡”。



在车库咖啡,最常见的是一件T恤穿三年,一台电脑就是整个世界的科技创业者们。他们踌躇满志而来,高呼着“改变世界”的口号,不分昼夜地锤炼梦想。



在这个充满激情和野心的咖啡馆里,女性本来就是稀有物种,即便是有,也大多被创业折腾成了一个姿态全无的女汉子。

但有一个人,在这幅画面中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她衣着品味不俗,妆容精致,步伐不疾不徐,画风从容自在。她总是九点整出现在咖啡馆,傍晚6点起身离开。她似乎只是一个来这里喝咖啡的普通客人。让人想不到的是,她也是一名创业者。

她的出现,让我们看到,原来创业也可以如此从容优雅,不失体面。

为什么她的创业如此与众不同?
点击下方视频带你走进她的生活。


俗话说:少不入川,老不出蜀。

而视频中的这位女性在人生的前30年从来没有迈出过四川,却在31岁时成了一名北漂。



李沛航出生于四川南充,大学毕业后进了成都的一家事业单位,近十年的管理资历,让她在2011年时月薪就达到了1万多,这个收入超过了90%的当地人。那时她31岁,正是该安家立业的年纪。

然而,正当她生活得如鱼得水,事业风生水起时,一个算命婆子却告诉她:“你应该去北方。”

她没当回事——我在这里有车有房,有父母朋友,有个很好的工作,过着让人羡慕的日子,就该结婚生子了,我怎么可能去北方?

当时的她从未想过,一次旅行,会改变她的后半生。

1

从四川到北京,经历前半生从未经历过的



2011年底,31岁的她第一次来北京旅游,落脚在东城区胡同里的一家青年旅社。

提起那段时光,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

“十二月的北京天清气爽,我记得当时的阳光特别温煦,风也不那么凛冽,北京给我的感觉很舒服,很大气,所有的街道和人都给我的感觉特别好,我突然就有了想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念头。”

她回到四川向父母朋友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不顾那些质疑和阻拦,她把自己搬到了北京,没有家,没有朋友,没有工作,一切都是从零开始。

来到北京后,她经历了很多前半生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

过去她从来没有投过简历,找工作对她而言是手到擒来的事。来到北京后,她面对复杂的简历模板,不知从何下手,渐渐地习惯了参加面试,也习惯了被人拒绝。

她因向往二环里的胡同四合院而来到北京,而面对高昂的房租和简陋的居住条件,她不得不住到了六环外的公租房。

曾经她觉得只要有车,住多远都不是问题。没想到进京证每周都要办一次,她只好把车留在四川,自己挤公交倒地铁去上班,每天在路上就要花三个小时。

不过,物质条件上的落差并没有让她产生丝毫的悔意,反而让她感到新鲜无比,她像一个初生的婴儿,重新睁眼看这个世界。

“我是一个适应力很强的人,在不同的城市,我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模式都会去调整,我会尽量在每个地方都活得很好。就像我在四川时,我喜欢自己泡茶喝,来了北京后,我依然可以泡茶喝,哪怕是在青年旅社,我还可以找一帮朋友陪我一起喝。”

2

来到这里,只为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刚在北京落脚时,她做了一份类似电话销售的工作。从一个被人敬仰的领导,变成了为谈一单生意而口干舌燥的打工仔,她知道这不是她现阶段想要的生活。

她仍和青旅认识的小伙伴保持着联系,和这些人在一起时她才能找到来这个城市的意义。在这些朋友中,有一位英国顶级名校帝国理工大学毕业回国的男生,在交流中他们发现彼此都不满于目前的生活状态。

出于相互间的信任,两人决定合伙创业,去做一些真正想做的事。



一个做了10年管理工作,一个学了8年的计算机编程,他们的创业项目就这样诞生了——企业数据智能管理平台。

之后,他们就成了车库咖啡的常驻客人。

每天9点,他们准时出现在车库咖啡。点上一杯咖啡,和满屋子的创业者一样,开始为了梦想打拼。不知不觉,她已经在车库咖啡待了三年。从一个普通外来创业者变成了车库大家庭的一份子。这里的每一张面孔她都熟悉,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她都清晰。

经过三年的打磨,他们的产品在钉钉第三方应用大赛的300多个产品中脱颖而出,进入前15名,也拥有了自己的专利。



“北京是我人生中必须要到的一个点,在这个地方我能够找到我想去做的事情,我也看到了原来有那么多人都想去做同一件事情,就是不只是想着提高自己,也想着服务社会,为着整个全人类去做一件事情。”

3

创业切忌浮躁,信仰让她找到了内心归宿



在车库咖啡这几年,她见证了创业大街上的潮起潮落,从2012年的门前冷落,到2014-15年的人声鼎沸,再到如今归于平静。

她见过有的人刚来几天不到,就拿到了融资,但更多的人是坚持了几年,最终落寞地离开。

创业,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这不是一句警示,这是她的亲眼所见。

有时候,她也会感到迷茫和焦虑,项目方向是否还要坚持,研发周期太长,是否需要增加人手,是否要启动融资,如何打开市场……

当她认识到有些问题不是焦虑能解决的时,她开始从人心中寻找答案。

经历了一场寻觅人心之旅,她加入了一支小众宗教,教徒多为知识精英阶层,最开始进入大众视野,是因为张欣和潘石屹夫妇都信仰该教。

信仰的力量,让她找回了内心的平静。

“制度再完善,也需要人去遵守。而如何让人能自觉的遵守,这需要一个精神和道义上的教化和感召,而宗教是最好的方式。信仰让我以更平和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和事业。”

4

生命中的全部偶然,其实都是命中注定



回顾来京创业这五年,她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归结为宿命的安排。

她从未想过离开四川,却因为一次旅行,背井离乡成了北漂;她曾对事业感到迷茫,却在一间青年旅社里,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合伙人;她一直觅良人而不得,却在北京,找到了自己的终生伴侣。生命中的全部偶然,其实都是命中注定。

“宿命包含了你的事业、你的家庭、以及你自己的精神追求,当这三方面都刚好能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刚好又遇上了那个点,那么你就遇到了你的宿命。如果运气好,你就能借着这些运气去实现你的全部梦想。”

沛航目前的创业项目还没有盈利,也许以财富标准来衡量,她算不上成功,但在她的内心世界里,她比大多数人都要富有。

同样是创业,有人拼命打鸡血,言必称融资上市,信誓旦旦最终可能累死了;有人喝茶聊天打太极,一副悠然自得,但最后可能成功了……

在巨大的不确定性面前,人类显得渺小无助。于是有人选择信命,觉得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但也有人不信,拼死了也要胜天半筹。至于结果,没人知道。

我们唯一确定的是:所有一切都在变化,唯有变化不变。

所以,当你觉得自己深陷泥潭,无法突破的时候;当年觉得无路可走,心灰意冷的时候,尝试做些改变,哪怕只是一点点,就可能激起一池涟漪,折射出你完全想象不到的色彩!

恰如沛航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