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城6亿美金“救济”贾跃亭,钱从哪儿来?

2019-03-2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卖掉内华达州超5000亩土地土地与总部之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简称“FF”)终于迎来了第三届金主——第九城市。


当第九城市宣布与FF合作时,九城股价盘前一度涨超98%,临近开盘回落,当天高开52%。但开盘之后,九城股价迅速转跌,截至美国时间26日收盘,九城已经跌破2美元至1.81美元/股,当下市值仅剩7200万美元左右。


根据第九城市与FF签定的协议,双方共同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及运营电动汽车。


九城将采用分3期注入的方式,向该合资公司注资最高6亿美元。与此同时,新的公司还会引进四到五家新的投资机构,募集资金约为5亿美元。

据中证网报道,双方是通过FF内部一位人士进行了接触,从谈判到签约不到三个月时间。第九城市董事长朱骏在今年多次参访位于洛杉矶的FF总部,与贾跃亭会面。


以下为公告全文:互联网企业第九城市宣布,已经透过旗下子公司与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法拉第未来公司签定协议,双方共同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及运营电动汽车。


合资公司的首要目标是在中国独家生产及销售法拉第未来研发的互联网智能豪华电动车全新品牌车型V9,一款按照FF 91的技术和设计概念的针对中国消费市场的车型,以及其他约定车型。


根据合资公司协议条款,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法拉第未来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及资源,包括在中国的土地使用权作为生产基,并将对合资公司授予包括法拉第未来全新品牌车型V9及其他指定车型中国的独家生产、营销及销售权。双方均在相关条件满足后注入资金和产权资源。


九城与法拉第未来各占合资公司50%股份,九城将具有对合资公司业务经营控制权。法拉第未来、九城及合资公司三方将于合资公司协议签定后约定时间内进行商谈以达成授权协议,根据授权协议,法拉第未来将授予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分销和销售法拉第未来全新品牌车型V9及其他约定车型的独家许可。


九城将向法拉第未来提供500万美元的签约金,其余资本将在相关条件满足后分期注入。


合资公司期望未来达成年产30万台的产能,计划于2020年年内实现预量产车下线及预订销售。

FF“卖”的是什么:中国生产基地土地使用权和知识产权

与恒大合作模式类似,九城与FF的合作是以投资合资公司的形式。


回顾FF与恒大的合作,当时FF与香港时颖公司合资成立了Smart King Ltd.,时颖公司出资20亿美金占Smart King Ltd. 45%的股权,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占股33%,余下22%的股权则用来作为员工股权激励。


而恒大健康则以67.46亿港元收购Season Smart Limited(香港时颖公司)的100%股份,间接持有合资公司45%股权。


那么,与恒大合作不同,在此次与九城交易中,FF卖的是什么?


1,知识产权及资源;2,FF在中国的生产基地,也就是浙江德清莫干山高新区(原乐视汽车生态园区)的土地使用权;3,V9及其他车型在中国的独家生产销售经营权。


上述三项中,最值钱的就是中国生产基地土地使用权。


2016年、2017年,贾跃亭分两次在浙江德清莫干山取得工业用地2029.5亩,总成交价4.19亿元。


在FF与恒大分手后,FF回收除南沙土地及设备之外的FF中国全部资产,包括莫干山项目、技术、专利、原有团队、管理权以及相关权益,而广州南沙工厂则划归恒大。


1,资金,6亿美元资金,分三个等额分期注入,包括500万美元签约金(看书面意思是即将付款,尚无法查证)。


2,其他融资协助。

但钛媒体认为,值得注意的有三点:


1,虽然各占股50%,贾跃亭对于新公司仍然有话语权。据悉,九城与FF合资公司董事会由5名董事组成,其中九城可提名3名董事,另外2个董事名额属于FF,双方任命的董事调整只能由双方各自做出。虽然九城席位更多,但董事长的提名权属于FF。

2,第九城市为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可以针对该项目在公开市场展开募资,并可以借助自身资源多渠道融资。

3,贾跃亭并没有将旗舰车型FF91的生产及市场交给九城,FF91将继续在美国推进。


而关键问题是,九城与财大气粗的恒大集团不同,账上并没有多少资金。那么这6个亿投资将从哪儿来?

九城目标非造车,而是“融资并购”

作为一个亏损、并在多年内追着热门题材(比如区块链、新能源)进行“转型”的上市公司,目前九城市值仅在7200万美元左右。

九城6亿美金“救济”贾跃亭,钱从哪儿来?| 钛媒体深度


据钛媒体查询第九城市财务指标(数据来源:雪球),九城主营业务在线游戏服务持续亏损。虽未披露2018年财报,但自2013年至2017年,九城已经累计亏损达高达18亿元。

九城6亿美金“救济”贾跃亭,钱从哪儿来?| 钛媒体深度

再加上2018年中报期间内亏损8521万元,九城累计亏损超19亿元。


而在2018年宣布“All in 区块链”后,公开资料也很难查到九城区块链业绩表现,估计2018年财报并不会太好看。

九城6亿美金“救济”贾跃亭,钱从哪儿来?| 钛媒体深度

从现金流量表来看,九城大部分现金靠投资及筹资。

九城6亿美金“救济”贾跃亭,钱从哪儿来?| 钛媒体深度

截至2018年中报,九城资产负债率高达300%,已经严重资不抵债。

九城6亿美金“救济”贾跃亭,钱从哪儿来?| 钛媒体深度


九城自身盈利能力并不强,账面也没有足够资金,因此大概率会借该项目在美国公开市场募集资金。


九城也已经坦言将从多渠道进行融资。


据第一财经报道,九城和FF的牵手获得了两大国际投行的大力支援。其中一家AMTD(尚乘集团)是香港地区排名第一的本土投资银行,另外一家是美国精品投行Maxim(马克西姆集团)。两大投行将为合资公司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完成约定条件后,陆续协助九城实现对合资公司的资金注入。此前FF签约的投行Stifle(斯堤夫尔)也将支持FF股权融资。


如文章开头提到,FF已经开始变卖资产,其中,FF总部售价2900万美元,内华达州超5000亩土地,报价4000万美元(尚未确定成交)。而有消息称,本轮九城投资6亿美元也将用于推动FF的生产,再加上本文提到的其他机构投资5亿美元,本轮贾跃亭总共能融到近12亿美金。


值得玩味的是,当区块链与FF这两个词摆在一起时,不禁让人想起了去年年末“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 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的消息。


而在链得得经过调查之后发现,贾跃亭FF的9亿美金STO融资又是一场双方期望空手套白狼的数字游戏,是一个套用流行STO概念帮助FF公司争议股权资产进行募资的“空手套白狼”的局,且合法性基础存疑。


真实计划是:EVAIO打算在自身平台进行新一轮的募资或模拟投行开展股权承销业务,通过挂出平台计划购得的SmartKing公司股权资产,试图以“证券承销商”的身份,将SmartKing股权资产以token化的方式份额化拆分出售给投资人,从而让EVAIO平台获取资金和相关溢价收益。EVAIO计划实际上是在三年期限内以这种方式为Smart King融资9亿美金。


联想一下我们上面对九城财务状况的分析,上面这段话的逻辑十分眼熟。也就是说,九城牵手FF并非要踏实造车,而是将拿着上述FF的资源(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多渠道进行资本运作。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称,九城早已招募了一批人来利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这个平台进行专业的资本操作。而朱骏也承认:“现在主导九城公司运作的是一群香港精英,这次也是他们揽的活。”


朱骏早已多次尝试用这种方式在资本市场浑水摸鱼,,甚至称其为“融资并购”。这一点我们将在下文中展开。


他在早期微博里解释道:“买一家擦鞋铺比买下价值20亿美元的公司需要更多的现金。买一家擦鞋铺,如果开价3000美元,你就必须有3000美元,但是,如果这是一家大公司,你不仅不必筹足现金,你甚至不必看到现金,换言之,一旦涉及了钱,你就不是在从事这项交易了。但你必须知道谁有钱。”

九城6亿美金“救济”贾跃亭,钱从哪儿来?| 钛媒体深度

跟贾跃亭搭伙的朱骏

“是时候让车只有一块屏了……”在九城宣布和FF合作之后,朱骏开始在微博上替FF发声,他的语气像极了贾跃亭。

实际上两人目前的处境很相似,都希望能够东山再起。


朱骏的第九城市股价最高时达到60美元,现在不足2美元,2017年初受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贾跃亭的乐视网市值最高时1500亿元,现在也在退市的边缘徘徊。


跟贾跃亭的“前任们”相比,朱骏的实力显然不在一个档次,甚至6亿美元从何而来都打上了问号,但从朱骏过往经历来看,这似乎不是一件难事。


1998年,朱骏以50万美元资金在香港注册了名为“Gamenow”的外资公司,在中国创建了虚拟社区GameNow.net(后更名为“第九城市”),由于早期的互联网基本上是免费模式,企业无法盈利,公司一度工资都发不出来。


2001年9月,陈天桥不顾投资方撤资的后果,以全部身家30万美元取得韩国游戏《传奇》的代理,结果大获成功。看到陈天桥的巨大成功,朱骏也果断跟进,转型做起了网络游戏。


2002年,朱骏说服韩国Webzen公司拿到了《奇迹》在中国地区的代理权,当时双方共同投资150万美元,在香港成立九城娱乐公司,九城占股51%,韩方占股49%。


这款游戏也成了朱骏人生转折点。2003年,《奇迹》开始在中国正式收费,短短一年时间,《奇迹》为九城创造了近6亿人民币的奇迹,九城也成为了当时唯一能和盛大分庭抗礼的网络游戏公司。


朱骏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九城在《奇迹》产品上的收入日平均进账200万上下人民币,也可以说,在《奇迹》推出的第一分钟,九城就盈利了。”


2004年,尝到甜头的朱骏以300万美元版权代理费外加1300万美元市场宣传费,拿到了暴雪公司《魔兽世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正是因为《魔兽世界》,让朱骏的第九城市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成为继盛大网络之后,第二家在美上市的中国网络游戏公司。


《魔兽世界》曾一度占据九城总营收的90%及以上,但在2009年网易夺得《魔兽世界》代理权后,九城就此彻底迷失了。


朱骏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九城在《魔兽世界》上挣了21亿。”这也是九城的盈利顶峰。


也是在代理《魔兽世界》期间,朱骏踏进了足球圈。


与许家印进入足球圈的大手笔投入不同,朱骏以最小的代价拿到了上海申花的运营权。


2007年,上海申花由于董事长郁知非入狱,成了暂时无人接盘的“弃儿”。这给了原本综合实力并无优势的朱骏机会,最终以3年投入1.5亿元代价取得申花运营权和28.5%的股份,上演了一出“蛇吞象”的戏码。


当时,朱骏掌握的上海联城注入1.5亿元资金,扩大俱乐部的本金。由于老申花原有5家股东的资本总额不足1.5亿元,所以联城成为控股股东。

3年1.5亿,意味着一个赛季只要投资5000万元,朱骏入驻申花的性价比堪称超值。


此后,朱骏开始了高调经营申花俱乐部,成为舆论焦点。甚至在球队与利物浦的比赛中,自己亲自登场6分钟,朱骏毫不避讳自己在足球行业的高调,他在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中间再去踢场球,就更有话题感了。如果没有这些主题,再怎么推《魔兽世界》也没用的,没有社会影响力。”这样高的曝光率对九城来说是一件好事。


当然,最轰动的当属申花高价引进巨星阿内尔卡和德罗巴。根据媒体报道,上海申花与德罗巴签约时,许诺年薪高达1200万欧元(税前),这其中包括了朱骏旗下两款游戏的商业代言收入。


不过这些钱里六千万启动资金是上海足协部门作担保向银行的贷款,最后由于欠薪,国际足联判定申花向德罗巴支付1200万欧元的赔款。这些都留给了申花的接盘侠,朱骏没出多少钱,却赚足了眼球。


而在经营申花期间,朱骏甚至想要收购英超豪门利物浦。


根据朱骏介绍,如果谈判最终成功,那么利物浦将与申花合并,打造全新的两支队伍,只是两支队伍面对的是不同地区,利物浦和申花将在隶属于一个品牌体系中,让利物浦面对欧洲市场,而申花面对的是亚洲市场。朱骏给出的合作方案非常接近2007年申花和联城合并时的模式。


根据当时九城的内部人士披露,朱骏私下里表示会组一个中超财团来收购利物浦俱乐部,“收购利物浦靠我一个人肯定不行,但如果集合大家的力量肯定是有可能的。”


利物浦当时要价8亿英镑,最终不了了之。


2014年1月,因为经营问题,朱骏不得不交出了申花俱乐部的大权,朱骏的申花生涯就此谢幕。


离开申花之后,朱骏回归九城,无论是主推的游戏还是去年的“All in 区块链”,都没能再次高调起来。


现在,朱骏要跟贾跃亭成立合资公司,开启下一个高调的征程,只是,6亿美元对于连年亏损的九城来说,需要另外的金主爸爸来买单。(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 | 赵宇航、李小年)